学术动态

学院首页 >> 中文 >> 学术动态 >> 详细内容

刘贵今:中非合作重在务实

来源:admin | 作者:admin | 浏览979次 | 时间:2014年1月20日 14:17

中非合作重在务实

——访中国驻津巴布韦、南非前大使刘贵今

【核心提示】中国对非研究学者的研究态度很端正,不把非洲看作包袱、负担,而是把非洲视为有发展的、有前途的大陆。

 刘贵今大使曾先后担任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中国驻南非大使、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其几十年的外交工作都与非洲有关。本期,针对中非合作论坛、中国对非研究等话题,刘大使给予了翔实的评述。

 刘鸿武:刘大使,您好。1993年至1995年,您从非洲回到外交部担任非洲司副司长。从中非关系来说,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调整转折期。有人说20世纪90年代上半期是中非关系的一个低潮期,中国对非合作开始由无偿援助更多转向互利合作,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在您看来,当时开展非洲工作存在哪些困难?

 刘贵今:1993年至1995年,中国对非政策有所微调,实际上早在1983年,这一调整就开始出现。中国强调中非互利合作四项原则,中国还是会继续向非洲提供援助,但对外援助从经济上讲要有效益,要给双方带来利好,使援助与合作更具可持续性。这是对周恩来总理提出的援外八项原则的继承与发展,标志着中国对非政策的明显调整。

 20世纪90年代,中国对非政策调整的原因主要在于,中国政府认为应减少在非建设“楼堂馆所”项目,将注意力转移到生产性项目的建设上。事实上,此前中国在非也建设过生产性项目,但并未成功。中国不少“交钥匙工程”,例如坦桑尼亚的友谊纺织厂等,都是中国专家在那里的时候厂子经营得还可以,中国专家一离开厂子就垮台了。

 刘鸿武:经过十多年的调整发展,如今的中非关系已经上了一个大台阶,双方的合作进程很快,还建了经济合作特区。请您介绍一下我国在非帮忙建设的特殊贸易与经济合作区。

 刘贵今:我国在非洲帮助建设特殊贸易与经济合作区,做法比较谨慎,先搞试点,然后再向更广的范围推广,我认为此举是必要的。

 记得我上次在埃塞俄比亚时,经过东方工业园区看见一个大红的牌子,牌子下方是气派的大门,通向一个水泥厂,门旁有一群牛在吃草,看到此景我特意照相留念。在我看来,这张照片传递出了一个信号,在非洲荒原牧场之上,也有中国的工业园区在那里起步,我觉得这很有象征意义,希望我国的工业园区可以成为非洲工业化的“催化剂”。

 刘鸿武:中国现在已经成为推进非洲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外部力量。请您对此给予详细的评述。

 刘贵今:我国对非援助,但不输出意识形态和发展模式,这一点是十分明确的。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应对非洲的发展作出更多贡献。我国有很强劲的经济发展势头,中国公司对非洲的投资也是遍地开花。这并不是说中国要对非洲搞所谓的“新殖民化”,中国对非的投入使得非洲国家直接受益,中国也愿意与非洲国家分享成功的经验,但并不强加于他们。

 中国希望拉动整个非洲的经济、社会发展,使这片大陆有更多的就业机会,使他们有更好的基础设施,从而消除或者减少非洲的战乱,这是我们希望对世界作出的贡献,也是中国希望对人类作出的贡献。

 刘鸿武: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建立时,您作为外交部非洲司司长主持了论坛建立的具体工作。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如今中非合作论坛已经成为一个品牌,成为中国外交的一大亮点,国际社会也对此特别关注。可以说,我们向国际社会提供了一个新的公共产品和合作机制,这是很成功的论坛外交。未来的中非合作论坛要继续提升,您认为今后十年论坛的发展方向是什么?要解决哪些重要问题?

 刘贵今:首先,我认为要讲求务实,发挥论坛的长项。论坛是一个“虚”“实”结合的平台,其中,中国与非洲国家在政治、人文等领域的交往需要适当加强,以促进中非加深了解。现在中非关系得到了全面的发展,但是中国在非洲的形象日趋复杂化。因此,促进中非人民的相互交流是首要问题。

 其次,我觉得中非双方应该加强互动。中非合作论坛是中国和非洲友好国家建立的集体磋商与对话平台,并不是所有的非盟成员国都是论坛成员。因此,中国方面在主动行动的同时,非洲国家也应该考虑作出主动回应,探讨今后的发展,特别是论坛的机制如何更好地适应非洲的区域发展。

 刘鸿武:您是一位具有全球眼光的学者型资深外交官,接触过不少中、西方从事非洲研究的学者。您觉得西方的非洲研究学者和中国的非洲研究学者有哪些不同?中国的非洲研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刘贵今:我觉得西方的非洲研究学者积淀很深,他们的研究群体相当庞大,投入很高,研究条件也好,但他们解读非洲的视角存在很大的问题,会以自上而下、居高临下的态度看待非洲,对非洲过于悲观,一直把非洲视作包袱。

 直到最近十几年,中国对非研究学者的数量才有所增加、重视程度亦得到明显的提升,但总的来说,我国对非洲研究的投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资源上都远不及西方。中国对非研究学者的研究态度很端正,不把非洲看作包袱、负担,而是把非洲视为有发展的、有前途的大陆。如今,我国学者需要的是戒除浮躁的心态,扎扎实实地研究非洲,抱着平等虚心的态度,以平实的眼光研究非洲。

 我国学者不像西方学者那样有很多的机会深入非洲,但是要研究非洲大陆,必须要深入当地,不能单靠坐在办公室里收集资料、做研究。我希望国内的大型企业,包括国企更多地帮助、资助我国的非洲研究学者。学者的研究成果可以让我国企业更好地走进非洲,从而形成良性互动。

 刘鸿武:您做了一辈子的非洲工作,如果总结您的外交生涯,您个人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刘贵今:从事一项工作首先要热爱这项工作,只有热爱才有心甘情愿的投入。自1981年我开始从事非洲工作起,如今已经三十余载。我觉得中国对非政策几十年来是一贯的、有远见的,我可以深刻地体会到,我们的几代领导人在对非工作和政策上不断地开拓创新,中非关系日益发展,不断登上新的台阶。

 刘鸿武:从与您的深入交谈中,我可以感觉到中国几十年对非政策的一贯性和有效性,而您又是经历这整个过程的重要外交官,所以,我特别希望在您正式卸去外交官工作以后,能够系统地总结这一段历史,为提升中国的非洲研究贡献更大的智慧,培养我国的年轻学者。谢谢您!

原文刊登在《中国科学报》2014年1月15日第549期 作者: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院长 刘鸿武教授 《中非合作重务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