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

首页  国际交流 >> 详细内容

刘贵今:援助非洲我们没吃亏,直接捐赠不如资助民间援建

作者: | 浏览1152次 | 时间:2015-03-10

2015年3月8日下午,安平公共传播公益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和蓟门决策论坛在中国政法大学举办“援助非洲新思路:民间对民间”的沙龙活动,我院院长刘贵今大使出席了此次沙龙,并与全国政协委员、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刘海方、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昊等各位专家进行了交流。

刘贵今:援助非洲我们没吃亏,直接捐赠不如资助民间援建  

我本人从1981年到2012年一直从事对非工作。在外交部非洲司科员干到司长,然后再当的大使,退下来之后当了五年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

中国对外援助在中非关系的发展中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我们以有限的援助获取了超常的政治和经济效益。当然随着网络的发展,我们看到有不同的声音,这是正常的,这反映了沟通不够。

从经济的角度讲,多年来我们对非提供一块人民币的援助大约可以获得超过一个美元的劳务承包额,我们没有吃亏。

2014年发表的对外援助报告,中国提供了大概894亿人民币,这其中有超过半数是给了非洲国家。我们这些做法上,更多还是双边对双边,政府主导,我们民间很少去参与。

我在苏丹参加一个难民会议,他们说中国供了大量的援助,为什么看到英国、美国甚至日本和韩国的NGO在活动,却没有看到一个中国人?我们动辄几个亿的援助,难道就不能资助我们的NGO组织去么?让更多的民间组织去参与,能化解西方对我们的负面看法。有人说中国的对非洲援助就是政府对政府,就是形象工程,就是非洲领导人为了竞选得票,这些谣言就会不攻自破。这样做的话,也可以使当地最有需要的人直接受益。比如中石油公司出钱办的医院效果就很好,可能比政府出十倍甚至百倍的钱都有效。

我们对非的援助越来越多,经贸合作量越来越大,面越来越广,与此同时中国的形象更加复杂,更加多元,更加有各种不同的说法。这就涉及到我们援外的方式迫切需要改造。

政府第一应该扶持,第二是资助,第三是指导,第四是协调,这个过程中要培植一些我们自己的NGO,我们自己的年轻人。我不相信如果有适当的待遇、指导,年轻人不愿意到那里去锻炼。像美国的和平队到现在培养了多少的优秀外交官、多少的学者?我觉得现在是大声呼吁、大力推动的时候了

我们无偿援助越来越多,现在已经占到整个援助的36%,无息贷款剩下8%,优惠贷款现在55%。如果这36%的捐赠拿一些支持民间援助非洲,效果会非常不一样。去年我们提出了构想框架,包括产业合作、金融合作、减贫合作。利用捐赠是可操作的,但是需要高层点头,需要造舆论,需要积累,需要推动。